【求助】 跟我妈一直闹矛盾

【求助】 跟我妈一直闹矛盾

ID: zoe525 我妈来给我带孩子,对孩子也好,本来特别感谢,她跟我老公的关系也不错。 只有我,没完没了跟她闹矛盾,不知道怎么解决。 最近发生的一件事。 我妈平时特别喜欢偷偷用我的护肤品,从一起住…
工厂门口的小卖部,和我的妈妈

工厂门口的小卖部,和我的妈妈

作者:小呀呀。(来自豆瓣) 小时候有一年,我妈问我:“要你讲普通话,你会不会讲啊?”没过多久,我们就搬家了,搬到一家手袋厂外面。手袋厂外面有一排水泥平房,这是一排开店的铺位,我们搬到的位置,是从左边数...
木棉树下的小时候

木棉树下的小时候

作者:小呀呀。(来自豆瓣) 上小学的时候,爸爸是学校的老师。每天早晨,爸爸会给我四块钱,我负责到学校门口买两碗烧鸭濑粉。 两碗烧鸭濑粉,一碗是我的,一碗是爸爸的。卖汤粉的阿姨是附近村子的一位阿姨,每...
童年被父母伤害过,长大后疏离父母却被指责不孝,怎么办?

童年被父母伤害过,长大后疏离父母却被指责不孝,怎么办?

作者 / 王雪岩 孝一定是在爱的基础上才能发生的,孝是一种情感状态,而非道德准则。如果孝成为一种道德要求,那就意味着一点:我们心中那些被伤害的感觉是不被承认的,当伤害不被承认时,爱也无法发生,没有爱,&...
都说童年的不幸要用一生去治愈,有些伤害,可能到我们离开这个世界,都无法释怀

都说童年的不幸要用一生去治愈,有些伤害,可能到我们离开这个世界,都无法释怀

@杭州金融女民工:童年的伤害,记忆总是特别深刻。 深夜收到一个私信。 来信人是一位38岁的女士,外地人在杭州,奋斗到了中产。 最近母亲身体不好,就从老家把母亲接到杭州,相处了半年,但却让她倍感痛苦。 &hel...
小孩是人的第二次成长

小孩是人的第二次成长

我的博士朋友最近给女儿做了件事,看得我好泪目!

我的博士朋友最近给女儿做了件事,看得我好泪目!

@艾格吃饱了: 我的博士朋友最近给女儿做了件事,看得我好泪目! 小姑娘去迪士尼乐园时丢了她最喜欢的小玩偶,一直陪着她吃饭睡觉听她说话的那种,丢了之后我朋友简直感觉她的童年要完结了。于是他和太太买了个新...
社会的第一顿毒打 ,他人的苦看起来没啥,自己经历才知道苦的味道

社会的第一顿毒打 ,他人的苦看起来没啥,自己经历才知道苦的味道

近日,湖南常德一位小姑娘听说要去打针,竟然高兴得手舞足蹈原地转圈圈,笑嘻嘻地说要让医生轻点打。半个小时后,她的童年完整了…网友:“是时候让她感受社会的险恶了~”“糖小妹:这不是我打针,这是…
教养失格:那些被不合格父母戳破的童年

教养失格:那些被不合格父母戳破的童年

1 胧胧(28岁,化妆师) 妈妈说我下楼玩是去勾引别人 我曾经自杀过,在我初中的时候。 当时有个男生暗恋我,给我塞了一封情书。但是我对他没有兴趣,甚至一度很讨厌他,收到情书以后我随手撕了,丢在抽屉里。&hel...
愿你千帆阅尽,归来仍是少年,太美好了!

愿你千帆阅尽,归来仍是少年,太美好了!

回不去的美好的青春呀,那时候懂的少,快乐却很多。iOS链接
跟你们说说我光彩照人的妹妹

跟你们说说我光彩照人的妹妹

有时候觉得很幸运,小时候就接触到这些世界范围内的顶尖作品

有时候觉得很幸运,小时候就接触到这些世界范围内的顶尖作品

@祝佳音: 我小的时候,大概初中吧,电视里放了一部动画片,叫《蓝宝石之谜》。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那是Gainax的作品《不可思议的海之纳迪娅》,还是庵野秀明拍的。 当时我还不知道,但莫名就被这个动画吸引了…
每个人心里,都有一家回不去的新华书店

每个人心里,都有一家回不去的新华书店

一 看到新闻,新华书店今年 80 岁了。 全中国第一家新华书店,80 年前,从延安清凉山万佛洞最底层的一间石窟中诞生。 我估计你很久没去过新华书店,甚至是很久没见过它了。 我第一次遇到它是在初中。小时…
Willie Johnson的故事

Willie Johnson的故事

@木遥: 讲个故事吧。 1897 年,黑人小男孩 Willie Johnson 降生在德克萨斯的乡下。七岁那年,他父亲怀疑继母和别的男人有染,两人大打出手。打斗中继母把一盆热碱水泼在了 Willie …
他用iPhone记录了班里那些熊孩子的童年

他用iPhone记录了班里那些熊孩子的童年

张煜@_张内咸 是新华小学的体育老师。他用iPhone记录了班里那些熊孩子的童年,他的作品还被苹果拿去印在了户外广告上。他说:“阳光就像孩子一样,当两个相交融的时候就特别的温暖,所以特别喜欢拍孩子们在…
老杨树

老杨树

作者:咬人画的 这是一篇长达44页的短篇涂鸦,发上来时有些担心, 因为当时发《猫屋》时就有人诟病篇幅太长看不下去。 而这篇《老杨树》思来想去,几经删减,也没去掉几页,
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

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

小男孩走出大门,返身向四楼阳台上的我招手,说:“再见!”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,那个早晨是他开始上小学的第二天。 我其实仍然可以像昨天一样,再陪他一次,但我却狠下心来,看他自己单独去了。他有属于他的一生,...
那些年我们一起追俄罗斯方块

那些年我们一起追俄罗斯方块

当美国总统里根为了跟苏联抗衡,大搞“星球大战”的时候,许多美国年轻人也跟着斗志昂扬,埋头参与战斗。他们热情万丈高,可惜战场有点小——在巴掌大游戏机上,他们正聚精会神地攻打俄罗斯,哦不,是俄罗斯方块。 &h...
远在他乡的故乡

远在他乡的故乡

1998年,我带着《小武》去参加柏林影展青年论坛。那年我已经二十八岁了,这是我第一次出席国际电影节,也是我的首次欧洲之行。 一个人从北京搭乘汉莎航空的航班出发,起飞后不久大多数乘客就都睡着了。机舱里异&h...
陀螺与风车

陀螺与风车

那天,听一位初识的朋友谈他的心路历程。 他曾身居高位而日理万机,有一天,心血来潮,要求孩子为他预写一则“祭文”,因为在新加坡华文水平江河日下而又继续下滑的情况下,他担心孩子在他百年之后写出错别字连篇的...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Telegram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