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晒大厂工牌的人,今年去哪儿了?

去年晒大厂工牌的人,今年去哪儿了?

你大概也没想到,一名大厂员工的生活变化能那么快。 不到1年前,互联网大厂员工“晒工牌”团建活动在全网发酵,世界仿佛只剩下两种人——戴大厂工牌的人,和羡慕别人戴大厂工牌的人。 近1个月时间,小红书中关于…
疫情时代的互联网再定位

疫情时代的互联网再定位

@一玶海岸:近期的一个想法:疫情时代的互联网再定位 互联网行业在过去几年是一个争议性话题,甚至可以说是毁大于誉。 在疫情之前,不少互联网企业也尝试过捐款、慈善、公益等手段试图改善形象,但除了在年报中的...
我相信:下一个互联网,仍然是互联网

我相信:下一个互联网,仍然是互联网

文/ 怪盗团团长裴培 来源:互联网怪盗团(ID:TMTphantom) 2006年,我在纽约的一家对冲基金混实习,主要工作是给交易员端咖啡。后来因为端咖啡的姿势不对,经常把盘子弄脏,连这个工作也丢掉了…
连续3次失败,我在大厂艰难晋升

连续3次失败,我在大厂艰难晋升

文 | 王琳 来源:Tech星球 胡洁决定辞职,在这个裁员消息多到让人耳朵起茧的春天。 她一毕业就加入了一家超级电商平台,算上实习,马上就要满2年。初入职场的2年是成长最快,也是晋升最快的2年。过去,…
互联网七宗罪

互联网七宗罪

互联网不香了,新制造才是年轻人的“新大厂”?

互联网不香了,新制造才是年轻人的“新大厂”?

成都的李伟最庆幸的是,年前跳槽的这份工作,换了领域薪资却涨了40%。 李伟此前在本地一家互联网教育企业,虽没有遇上“双减”裁员,但对于他来说,将近30岁的年纪,月薪却只有9000元,实在有些说不过去。…
傅盛无枝可依

傅盛无枝可依

文/彦飞 来源/字母榜(ID:wujicaijing) 2012年9月,金山网络CEO傅盛参加一场行业论坛。他在演讲中宣称,中国互联网已经进入“拼爹时代”。 在傅盛看来,大公司和投资人就是创业团队的“…
可以抄底百度了吗?

可以抄底百度了吗?

文/贾乐乐 来源/市值榜(ID:shizhibang2021) 2021年,教培团灭、游戏监管、疫情影响下出行餐饮等公司生存艰难,广告业步履维艰。2022年3月1日,被一些投资者视作广告公司的百度发布…
我是互联网人,爸妈还是被互联网骗了

我是互联网人,爸妈还是被互联网骗了

作者 | 金玙璠  编辑 | 魏佳 来源:开菠萝财经 都说家丑不可外扬,袁晓最近把家中66岁父亲的一件“囧事”发在了朋友圈。 简单说就是,袁晓父亲在某App购物时“无意中”开通了免密支付,此后买东西都…
一切事物都有标价

一切事物都有标价

@何夕:父辈小时候,根本不存在什么天然有机无污染蔬菜,因为几乎所有蔬菜都是天然有机无污染的。但到了我们这一辈,天然有机无污染蔬菜,是需要我们支付比普通蔬菜更高价格去购买的。 同样,在互联网企业初创和...
互联网上的好内容不是变少了,而是太多了

互联网上的好内容不是变少了,而是太多了

看到有人说互联网上好内容少了,「中文互联网内容的枯萎有目共睹」,每次类似的话题都能引起共鸣,只要主题奔着「今不如昔」去感慨,然后加上一大段长篇大论,就颇为奏效。 我对此结论并不赞同。而且,我的结论也...
互联网不香了:我看2021年

互联网不香了:我看2021年

2021年,教育培训行业几乎团灭了,房地产业忽然没钱了,航空公司、旅游景区仍然在此起彼伏的疫情中呻吟着……这些都让人印象深刻,但都不是最触动我的。2021年最触动我,让我念念不忘的那件事,其实是——互…
相互宝:互联网和人性的较量

相互宝:互联网和人性的较量

幕终于完完整整地落了下来。 2020年9月百度灯火互助关停,2021年1月,美团互助关停。2021年3月,腾讯投资的轻松互助、水滴互助关停。这份名单里还有滴滴、京东、小米、苏宁、360、新浪的各家互助…
2022年,互联网没人惦记“当第一”

2022年,互联网没人惦记“当第一”

文/黎明 来源:深燃(ID:shenrancaijing) 深燃(shenrancaijing)原创 过去五年,中国互联网有两个重要的年份。一个是2018年,那是创业黄金时代结束的一年;另一个是202…
大厂,过冬

大厂,过冬

文/李秋涵 来源:深燃(ID:shenrancaijing) 1个月时间里,伍冬经历了两次“裁员”。 10月,他还是腾讯PCG事业群下某业务线的员工,部门设置了一场考核“考试”,没过关即淘汰,他们业务…
豆瓣衰落的原因到底是什么?

豆瓣衰落的原因到底是什么?

文/裴培 来源/互联网怪盗团(ID:TMTphantom) 怪盗团团长按:本文原作于2020年2月,是我作为一个豆瓣老用户,献给这个小众网站的一曲挽歌。我一直认为,豆瓣的衰落不是必然的,而是一系列错误…
B站的游戏业务还能不能行了?

B站的游戏业务还能不能行了?

文/陈彬 来源/远川商业评论(ID:ycsypl) 2021年了,ACG根据地B站还是没能搞定游戏业务。 三年前上市的时候,B站被贴上“游戏公司”的标签,游戏的营收占比一度在八成左右。如今,游戏业务的…
2021年轻人熬夜报告:熬夜最狠的行业,互联网只能排第二

2021年轻人熬夜报告:熬夜最狠的行业,互联网只能排第二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后浪研究所”(youth36kr)作者:得福、崔永旺、十一 随着太阳直射点向南移动,北半球的冬季来临,我们迎来了更加漫长的黑夜。 对于大多数年轻一代而言,夜晚似乎独具特殊的魔力。在…
东南亚最强“变形金刚”

东南亚最强“变形金刚”

阿里最新季的财报公布,非公认会计准则净利润值为285.24亿元人民币,同比下滑39%。面对如此大的利润下滑,阿里的解释是:淘特、本地生活、社区商业平台及Lazada这几块业务亏得比较狠,拖累整体表现。…
跌落神坛的日本半导体产业到底经历了什么?

跌落神坛的日本半导体产业到底经历了什么?

1985 年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( SIA )向美国政府提起贸易诉讼:控诉日本半导体产业借助国内不正当的投资环境,以过低的价格进行出口,破坏了美国半导体产业的秩序,威胁到了国家安全! 2021 年的我们…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Telegram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