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海拾贝 文摘 清北毕业生,卷入比亚迪

清北毕业生,卷入比亚迪

1

这个秋天,有20万应届毕业生将简历投给了比亚迪。

其中,不乏清华、北大等名校毕业生。据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战略所消息,今年比亚迪新增员工中清北毕业生的数量,超过其过去二十多年入职的清北毕业生存量。

根据官方发布的数据,2022年10月,比亚迪新能源汽车销量已突破21万辆,同比大涨144%。1-10月,比亚迪新能源汽车销量超过140万辆,同比增长 158.5%。据乘联会预估,今年10月,新能源乘用车厂商批发销量为68万辆。也就是说,市场上每卖出10辆新能源汽车,大约就有3辆来自比亚迪。

在9月召开的投资人电话会上,比亚迪方面更是透露,其在手订单已经超过了70万辆,在2022年底将争取28万辆的月交付量。

也难怪清北学子纷纷涌向比亚迪。

然而,也正是由于市场需求旺盛,比亚迪的交付周期已经长达四五个月甚至半年,引发众多准车主不满。与此同时,比亚迪销量远远领先特斯拉,净利润却仅为后者七分之一,质疑其盈利能力的声音甚嚣尘上。

疯狂招揽清北学子,能解决比亚迪的烦恼吗?

文 | 饶桐语

编辑 | 李欢欢

运营 | 绘萤

清北毕业,去比亚迪

从接到HR邀约面试的电话,到拿到offer,楚冬只用了三天时间。整个录用进程快得有点不可思议。

楚冬是清华大学的应届硕士毕业生。最开始,他只是注册了某个求职App,很快,就有比亚迪的HR问他要简历。一个小时后,楚冬就接到了用人部门打来的面试电话,只过了三天,HR就开始跟楚冬谈薪,两轮面试加起来没超过一个小时,“都没见过我长啥样,就开始聊工资了”。

比亚迪的速战速决,与互联网大厂繁琐的流程比起来,要简单许多。在大厂,候选人往往要经历三轮技术面、一轮HR面,最后还要进入人才库排序。这一套程序下来,少则20天,多则三四个月,可能都没法获得最终的offer。

除了比亚迪,楚冬还拿到了几家互联网、快消品的offer。综合比较之后,令楚冬有些意外的是,比亚迪开出的薪资也并不算低,颠覆了以往他对传统制造业的薪酬认知,“其他公司这个岗位,工资给不到这个数”。楚冬所学的专业和物流、供应链相关,比亚迪提供的岗位是物资采购,由于不算F类专业(指计算机类、机械类、车辆工程类等),定出的薪资标准是1.36倍绩效*18k底薪,总包价格大概在30万元左右。

尽管比亚迪不是楚冬最初的优先选择,几番思索之后,他还是决定签下比亚迪。

一直以来,楚冬都对制造业抱有好感。读本科时,楚冬曾经在一家制造业工厂实习过。刚一进厂,他就被硕大的园区震撼了。光是一栋生产大楼,就能铺平半个操场。

中午睡觉时,机器运作的轰鸣声恢弘而磅礴,好几次把他从睡梦中吵醒了,他却不觉得烦躁。在工作中,楚冬接触到成千上万的零件,最后看着它们经由无数工人和工程师的手,变成一辆车、一架飞机。亲眼看着如此庞然大物从无到有,对楚冬形成一种很直观的视觉刺激,对楚冬来说,这比虚无缥缈的互联网更有吸引力。

和楚冬一样,另一位清华大学工业设计专业的毕业生沈青扉,也把比亚迪的offer看作上选。由于专业对口,他拿到的年薪比楚冬更高,40万出头,甚至超过了他拿到的另一家互联网大厂的ssp,也就是super special offer,比一般的offer高两个等级,待遇也会更加丰厚。在沈青扉眼中,互联网的薪资虽然高,但“很虚”,里面包含签字费或者各种期权、补贴等,相比起来,比亚迪是个“实在”的选择。

这个秋招季,楚冬和沈青扉并不是唯一选择比亚迪的清北毕业生。这个在新能源赛道领跑的佼佼者,收获了史上数量最庞大的一波清北人才。

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战略所官方weibo发布的消息称,2022年,比亚迪收到了20万份秋招简历。其中,新增员工中的清北毕业生数量,超过比亚迪过去二十多年入职的清北毕业生存量。

面对这些炙手可热的天之骄子,比亚迪开出了梯度分明的薪资标准。一份在网络流传的2022比亚迪校招薪资表显示,C9F硕年薪为27万元,再往下按照985、211、双非硕、双非本等依次递减。

网传比亚迪薪资标准。图 / [email protected]公司茶水间(可上下滑动查看)

比亚迪的这一套等级分明的薪资框架,被毕业生们调侃为“学历厂”。楚冬曾尝试去申请更高的薪资,HR给他的反馈是,应届生都是一个价格。往年,各家大厂争奇斗艳,价高者得,比亚迪这种依靠学历拿固定薪资的模式,竞争力并不算高。但今年就业形势严峻,比亚迪反而成为高学历人才的定心丸。

一位清华大学的博士在社交平台感叹,今年找工作太难,比亚迪offer是他收到的第一个,他感谢比亚迪,给秋招带来了一丝暖意

越来越多的同学发现,当求职受阻看不到希望时,比亚迪便是暗夜中的一道光亮。有不少人在社交媒体上调侃,比亚迪是真正的“点击就送”——只要投简历,一定会拿到offer。

比亚迪对应届生的“宽容”并不是今年才开始的。一位北邮的应届硕士毕业生小梁记得,三年前大学毕业时,比亚迪也是“点击就送”,但并不受欢迎,辅导员给没找到工作的同学们做工作,“大家不要看不起比亚迪”。楚冬回忆起2020年,他本科毕业,那时候“连生化环材的同学们都不愿意去比亚迪”。

但现在,楚冬算了算,光是他认识的主动投递比亚迪的同学,已经超过了两位数。

可观的薪资、充裕的HC、快速的录用进程,只是比亚迪吸引人才的部分因素。对于应届毕业生来说,第一份工作最重要的,是“要选对赛道”。

比亚迪所处的无疑是一条极具想象空间的赛道。

同样在今年收到比亚迪offer的985应届硕士毕业生闫巧巧,对此有深刻体会。2015年,闫巧巧考入国内有名的建筑老四校,彼时,建筑在学生和家长眼里,尚属高分才能进的好专业。谁知,刚进校不久,她就感知到建筑行业没落的气息。一位老师半开玩笑地告诉这些刚刚进入大学的学生,“建筑行业已经进入冰川期了”,建议大家早点转行。

从此,有意无意的,闫巧巧开始关注其他行业的发展形势。大学期间,她尝试过投资一些理财产品,那些飞涨的新能源基金引起了她的注意。从那时起,她初步感知到,新能源是一个火速攀升的好赛道,“很难不动心”。

就连去年还在风口上的计算机行业,如今似乎也没有新能源“香”了。沈青扉曾经是一名算法工程师,有好几段大厂的实习经历,以前做的是和用户增长相关的工作。亲眼目睹社区团购、在线教育等行业崩盘之后,沈青扉意识到,现在的互联网,已不再是最优选择。

“人的一生就是在不停选赛道,现阶段,汽车行业的想象空间是最大的。”

当闫巧巧在纠结是否要放弃建筑专业、转入汽车新赛道的时候,她认识了一个来自浙江大学计算机系的男生,他和她拿到了比亚迪同一个岗位的offer。这个男生也在犹豫,究竟是进互联网大厂,还是去比亚迪。

两个年轻人经常来来回回地互相拉扯、说服。有一天,男生甚至发来了拒绝比亚迪HR的聊天记录,但闫巧巧一问:“真的吗?你真的要放弃新能源赛道吗?”对方就又陷入了迟疑,10分钟后,男生重新做了最终决定:“明天去线下签约比亚迪了。”

他告诉闫巧巧,“我选择赌一把”——赌新能源这个赛道,会成为下一个风口。

图 / 视觉中国

清北学子也“救”不了比亚迪?

面对这些国内顶尖的高材生,比亚迪描绘了一个宏伟的愿景。

闫巧巧面试时,面试官多次向她强调,比亚迪的市场需求正急速上升,现有岗位难以满足新的需求,因此,希望更多高材生加盟,推动产品进一步向前。楚冬的面试官也提醒他,由于订单量增多,产能缺口变大,对于年轻人来说,这是“一个建功立业的好机会”。

正如面试官所言,比亚迪正在急速扩张。今年4月,比亚迪果断摒弃燃油车、全面转向新能源。此后,比亚迪便开启了疾速狂奔的模式。根据比亚迪官方数据,10月比亚迪销量再次突破20万辆,还有9529辆新车驶向海外。今年前三季度,比亚迪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超118万辆,远超特斯拉的90.9万辆。

与此同时,比亚迪的利润也在急速攀升。根据官方发布的财报,今年前三季度,比亚迪营收同比增长84.37%,达到2676.88亿元。其中,单车盈利从2022年Q1的2300元左右,上升至Q2的7300元左右,有券商预测,这一数据将在Q3超过9000元。

盈利能力增强,给了比亚迪大规模招揽人才的底气。同样是2023校招,相比于长城释放出的700+岗位、吉利释放出的5000+岗位,比亚迪所提供的30000+岗位,的确是个不小的数字。

不过,比起疯狂招揽人才,对比亚迪来说,更重要的是如何提升人效。

中国平安汽车生态研究员朱自清透露,比亚迪一贯喜欢储备人才,“一个岗位一个人能搞定的,往往会有两个或者三个人储备着”。到2022年,比亚迪的员工规模已经接近23万。而长城在职员工数量仅7万左右,吉利的员工数量约为12万,两者相加也比不上比亚迪的体量。

虽说人多力量大,但目前来看,清北学子恐怕很难缓解比亚迪面临的窘境。

眼下,比亚迪最发愁的是交付困难。9月,在投资人电话会上,比亚迪方面透露目前在手订单量已经超过70万辆,新车下单交付周期长达4-5个月(约16-20周)。作为对比,特斯拉官网显示,其主销车型Model 3交付周期为4-8周。

这给一线销售人员带来极大压力。柴襄是河北的一名汽车销售人员,他告诉每人Auto,比亚迪的等待周期实在太长,“完全取决于所在城市跟经销商。如果是一线城市,交付时间基本三个月起步,如果现在下单,要过年后才能提车。”

以致于有熟人找柴襄买比亚迪,柴襄会直接劝退,劝不动的,只好给当地所有的比亚迪经销商都交一份订金,哪家车到了,就把其它几家的订金退掉,以此来保证尽早提车。不同车型的提车周期存在极大差异,以宋PLUS DM-i为例,纯电续航为51km的车型有大量现车,但110km的热销款便十分紧缺。

不过,办法总是有的。有人发现,不同地区提车周期并不相同。不少比亚迪用户在社交平台吐槽,重庆、江苏等地区的用户50天就可提车,其他地区的用户却要等3个月甚至更久。于是,“平移”现象出现了。不少客户,选择去其他提车更快的城市买车,然后再换回当地牌照,但这无疑扰乱了市场的正常竞争。

比准车主更焦虑的是销售人员。对于销售人员来说,客户下订单后他们还拿不到提成,必须要等车辆交付完毕才行。这导致比亚迪的销售们,手里握着大把订单,却挣不着钱。有不耐烦的客户一遍遍打电话催促销售,导致大家的心理压力陡增。慢慢的,柴襄发现很多比亚迪的销售辞职了。

“比亚迪就是一个围城,外面的人想进去,里面的人想出来。”

分析师朱自清认为,交付困难的关键原因在于整车制造的产能不足。要解决这个问题,只能是建厂扩产。目前,比亚迪正在推动常州、抚州、济南、合肥这四大城市的基地投产,深汕、襄阳基地也在建设中。到2023年,比亚迪的规划产能有望达到470万辆。

图 / 视觉中国

人才为何不偏爱新势力了?

一举成为2022秋招大战的最大赢家,对于比亚迪来说,并不容易。要知道,一直以来,新势力才是人才青睐的归宿。《界面新闻》数据显示,2021年,理想员工增加了7720人,小鹏的新增员工接近10000人,蔚来则从2020年的不到7800人,猛增至15000人。

只是,快速增长的同时也伴随着快速流动,不断试错之后调整团队,这几乎成为新势力的常规操作。今年2月,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发布内部信,提出要降本增效,提升毛利率,并启动裁员。到5月,小鹏汽车进行组织调整,部分高管和员工离职。据36氪报道,10月21日,何小鹏再次发布全员信,启动了小鹏汽车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组织架构调整。

就在今年上半年,理想和小鹏汽车都被曝出毁约2022届毕业生。尽管两家企业先后回应,只是内部架构调整,不涉及裁员,但依旧削弱了应届生对新势力的信赖。

蔚来也开始收缩。今年秋招,蔚来释放出的HC极其有限。沈青扉说,自己也尝试投了蔚来,但连简历筛选都没有通过。曾经在新能源车企实习过的Top2高材生,此刻也感觉到无奈,“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人”。

选择比亚迪的楚冬,正是看到了新势力车企暗藏的种种风险——接下offer,可能被毁约;顺利入职,可能立刻遭到裁员。

他曾在实习时察觉到一种相似的不确定。去年,楚冬入职了某新消费品牌,到年底的时候,整个新消费赛道陷入了寒冬。为了降本,公司砍掉了各项员工福利,比如免费的羽毛球场地。没过多久,裁员开始了,楚冬先后供职的两个部门均难以幸免,一个最终只剩下两人,另一个裁员30%。于是,楚冬把更具有互联网思维的新势力看作“new money”,而比亚迪就是“old money”,代表着一种稳定。

图 / 视觉中国

在抢人大战时期,新势力频频开出诱人高薪,沈青扉反而从中嗅到了潜在的危机。他曾经关注过奔驰、宝马等公司的财报,薪资支出远没有新势力那么夸张。比如产品研发经理这一岗位,奔驰给应届生的薪资为一年20万左右,一些新势力却能开出接近30万元的总包价格,还附带了一部分股权,这使得沈青扉担心,烧钱阶段还能这么干,一旦公司经营出现问题该怎么办?

沈青扉对新势力还有更深一层担忧,“现在的车企太多了,可能会出现兼并潮,也会有一部分车企很快掉队。”事实上,他的担忧不无道理,比如频繁传出降薪消息的威马,2022年上半年,其交付量仅为2.17万辆,已经明显掉队。上市即破发的零跑、10月交付量惨遭腰斩的小鹏,都让沈青扉怀疑新势力的长期生命力。

对比之下,反倒是比亚迪这样的传统车企,显得“家大业大”,资金链稳,风险也低,强大的体系,能够包容应届生们慢慢成长。闫巧巧说,自己本来学的是建筑,专业和岗位并不对口,但比亚迪的面试官强调,他们更看重“学习能力”,其他的都可以进入比亚迪之后再培养。

不过,比亚迪也并非学生们眼里的最优选择。

拿到比亚迪的offer后,沈青扉还在最终考虑阶段,他应聘的岗位是产品经理。在实习期间,他曾经同时对接过传统车企和新势力车企,二者的产品区别非常明显——传统车企会有更加天马行空的想法,导致产品里常常出现一些奇怪的东西;新势力显然离用户更近,更擅长基于数据做决策。这让沈青扉觉得,如果在新势力做产品,或许更容易得到锻炼。“作为企业,比亚迪的前景是很好的,但对于个人的成长,那就不一定了。”

而专业不对口的闫巧巧,也在百般纠结之后最终放弃了比亚迪的再三邀请。她还是决定回去从事建筑行业,学了整整八年,要彻底转入一个全新的行业,闫巧巧感到不安。这种不安甚至来自比亚迪大批量招徕人才的承诺——她要去的部门,现在有200人,今年还要再招100人,“如果去了比亚迪,专业不对口,又得不到系统培养,人又那么多(意味着竞争激烈),那我该怎么办?”

她害怕,自己会成为比亚迪高速扩张下的牺牲品。

图 / 视觉中国

(应受访者要求,楚冬、沈青扉、闫巧巧、柴襄为化名)

来源:每人Auto 微信号:meirenauto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ohaishibei.com/post/78387/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Telegram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