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海拾贝 文摘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

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

@竹子大魔王__:篾炕子五花腊肉切一坨,大片大片,宽宽厚厚,麻辣香肠煮两根,晾冷了切,容易切得匀匀净净,猪脸巴小半张,猪耳朵来一个,刘五姐站在阳台,把菜刀打斜了,轻盈盈地在肉皮子上抹。

我凑上去看。她就问,你看妈对你好不好嘛。我脑壳一转,肚皮里头一轮,晓得前方立立端端的有啥子在等,就顺着说,还可以。刘五姐拿菜刀抬了一片猪脸巴给我,说,再给妈买件羊绒衫嘛,原来那件缩得好小了哦。

“原来那件”。

原来那件是我毕业第二年给她在东门口买的。一家羊绒专门店,架上挂得一团绒气,老板娘的神态也是绒绒气气的。我至今都还记得,那简直不是衣服啊,是一团团的云。我妈摸过来摸过去,摸了五百的摸八百的,摸了八百的又去摸一千的,她那个时候好年轻哦,侧过头来对她女笑,说,穿起不晓得好热烘。

很快我就让她晓得有好热烘了。五百六十块钱,烟紫色拼浅紫色,半高领,遮不住屁股,胸前镶一个小荷包,花脱我那个月三分之一的工资。

她穿到现在。洗出了一个个小洞眼。

肥肉丰腴,胶质吃住刀面,离都离不脱,猪耳朵耳蜗那点蜿蜒的脆骨,剜散了,不好看,被藏到耳片底下去了。

我嚼着那片猪脸巴,香得很,有点咸,说,买就买嘛。

一盘一盘腊味,酱红,烟红,赤红,嫩咚咚的红,笃,笃,笃,排满桌子,又添了白水耙青菜的热汽,蘸碟来了,生菜籽油淋在红油海椒上头,悠悠的香。窗外跑过一阵风,把雨从树上摇落下来,疏疏朗朗的,我突然从云端坠下来了,坠到一蔬一饭里,像大梦初醒。

这次离家太久了。

1
2
3
4
5
6
7
8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ohaishibei.com/post/70547/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Telegram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