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海拾贝 文摘 你有同事下午3-5点突然失踪的么?那些上班时间开房的深圳人

你有同事下午3-5点突然失踪的么?那些上班时间开房的深圳人

深圳人,除了996熬夜加班,还有一件秘而不宣的事,就是不少人在上班时间偷偷溜出去开房。

深圳人约会,往往不是在晚上、周末、节假日,公开的酒店数据显示,更多发生在普通工作日的下午。

640

01

“深圳写字楼附近的钟点房,就像春运车票,常常一房难求,你得提前抢”。

年轻的“老司机”小吴,正跟朋友分享自己的开房攻略。

位于滨河大道的湖北大厦,中间楼层是某天大酒店,上面是写字楼。小吴就是这座大厦写字楼里每天打卡上下班的一员。深圳有很多这样酒店,藏身在写字楼里,或者说,不少写字楼与酒店同栋上下层。

杯酒下肚,小吴讲起了前几天他在上班期间溜出去“开房”,结果又遇见老板的故事。

所有“又”的故事都有第一次。

第一次发生在18年的秋天,是小吴来这座大厦工作的第二个年头。

那时正热恋,跟女友定了几次的周末约会,都被各自种种临时的工作打消了计划。女友是地产人,负责的楼盘在龙岗一带,周末正是最忙的时候。

七夕前几天,公司决定让小吴带队出差北京跟一场品牌的七夕线下活动。情人节眼看要错过,正为难期间,女友发信息说她下午在卓越见客户,4点半样子结束顺道来找你吧。

小吴听了大喜,一想又略失落,因为今晚要赶活动方案,自己是项目牵头人,总不能自己回家约会让团队小伙伴在公司加班吧。

但比自己更忙的女友都亲自赶来,并且已经路上了,怎么办。

小吴下楼抽烟,两难之下,看着大厦里的酒店大堂,灵机一动有了两全解决方案。于是,小吴人生第一次在上班时间开房就在那天发生了。小吴记得很清楚,是下午4点。

那个午后,公司方案如期,自己约会如期。那个晚上,公司灯火通明,酒店灯光旖旎,小吴的工作和爱情都没有耽误。

唯一花絮是,两人在酒店楼层等电梯时,竟遇见了同样带着伴侣来开房的公司老板。

场面一度难以形容。

几年后,小吴当初的女友早已作别,前任换了几任,但没想到的是,午后开房的习惯竟一直保留了下来。

上周三,小吴像过去一样,午饭后开了间钟点房,结果在房间楼层又一次碰到了老板。

老板看了一眼,没说话,径直进了自己房间。小吴想打招呼又不知说什么好,也来不及说,后来想也没必要。

这里是深圳,大家都成年。

02

不要以为深圳人每天就忙着炒房、买房、供房,那只是一部分声音比较大的。更多不声不响普通的深圳人,过着“长年租房,没法买房,不时开房”的生活。

深圳人除了996熬夜加班,还有一件秘而不宣的事,就是不少人在上班时间偷偷溜出去开房。

记得某团做酒店业务伊始,有个关键又朴素的商业发现:本地人会在本地住酒店。本地人在本地住酒店,其中一个很大群体是小时房或者叫钟点房。

深圳密集分布的酒店,其中一个功能,有点类似香港随处可见的茶餐厅。

我以前问过一个香港人,香港街头怎么这么多茶餐厅,其他城市很少这样。他说:茶餐厅是香港人的客厅啊。普通香港人住房空间太小,没有像样的客厅,朋友相聚最经济最便捷的地方就是楼下茶餐厅。

关于这点,深圳住公寓的年轻人,应该最知道。通常的两房往往被改成四五间小隔间,空间小人多不说,关键它还不隔音。

深圳某公寓空间

很多住在城中村的年轻人,情侣约会这么美好的事,不会选择在自己简陋的出租屋里将就。即便熟识后,从恋人到同居,也有漫长的路要走。

这期间,最舒展最可行的就是酒店。在住宿条件和时间成本的共同作用下,那些“跨区即视为异地恋”的深圳情侣约会,最常见的相会地点往往是一方写字楼附近的酒店钟点房。

深圳的不少中档酒店经济酒店,比如维也纳,都有推出钟点/小时房业务,售价一般是房间正价的三分之一,经济便利。

罗湖一间老牌星级酒店的前工作人员透露,很大一部分住客虽然来时开的是全日房(星级酒店钟点房业务较少),但从实际退房时间看更像是钟点房。

有的酒店,钟点房经过特别精心设计,有常见营造浪漫氛围的鲜花红酒巧克力一类,也有各种在此不宜描述的自助玩具。

有时钟点房也会续成全天房,更多时候是结束了便“洗洗回”,各自忙去,各回各家。

03

除了小吴这些在空间和时间上不得已的年轻人,更多深圳人上班时间开房就是一种日常生活方式,一种“深常态”。

很多人不知道,在深圳,一对情人约会,最佳时间往往不是在晚上、周末、节假日,公开的酒店数据显示,更多是发生在一个个普通的工作日下午。再精确一点,是下午3点到5点之间。

背后逻辑很简单,看时间线,两人酒店约会之后,还要去接娃、要去做饭,要按时回家,要各自扮演家庭里丈夫妻子的基本角色。

如果选择时间在晚上或者周末,不但影响正常家庭生活,也容易让家里对方察觉。个中微妙,过来人都知道。

宝安新桥立交附近有家特色酒店,在私密性做到了极致。门口即前台,不用下车,前台会过来办理入住。每个房间都有对应的室内专属私密车库,客人可以直接从车库乘电梯到自己的房间,入住车库自动关门。

个性的释放追求与伦理责任的不可调和,在工作日几小时的钟点房里找到了微妙的平衡。

深圳某酒店

在深圳有些事大家都只做不说,就像这个城市的性格一样务实。

不用互相盘问户口,不用海誓山盟为谁负责,只是在茫茫人海中,你看见了我,我看见了你。一眼之间,彼此都对此刻的自己做主,不盘问,不纠缠 ,不再见,甚至互相连名字都不曾问及。

那份美好,相信经历过的深圳人都懂。

04

写字楼里进进出出的深圳人在附近的酒店开房,就像他们午后去星巴克喝杯美式咖啡、去奈雪来口欧式软包一样,再寻常不过。

上班时间溜出去开房,乍一听彷佛有违职场道德。

其实在深圳,尤其互联网公司,仅对考勤负责,能正常朝九晚六痛快上下班、周末完全休息的是极少一部分人。不少人工作属性不一定一直要坐在办公室,这里有自由职业者,有公司高管老板,也有很多诸如销售、业务型工作场景本来就在外面的群体。

如果说大大小小无处不在的酒店提供了物理便利、南来北往高度交融的人际提供了地理上可能,那开放包容的城市特质则提供了心理上的支持。

适逢阳光明媚的午后,在公司就近酒店开个小时房,洁白宽大的床,舒适格调的床品,无案牍之劳神,偷几个小时的闲,无论是情侣相逢还是独自休憩放空,都是一种身心上的自洽。

想起深圳客前文 《深圳酒局里的女人们》有一句“个体的平等与微醺的自由,远比任何酒局更美妙”,同样,那些上班期间溜出去开房的深圳人,个体的释放舒展与工作生活的平衡,远比开房这件事更重要。

也摸鱼,也加班,也不时开房,也按时回家,这就是深圳人。

深圳没有朝阳大妈,在这座汇集了天南海北2000万之众的年轻城市里,大家都心照不宣,只做不说,各自自洽。

很多人喜欢这座城市原因之一,不就是深圳一直包容着普通人那份自洽吗。

当深圳人在开房的时候,到底在开什么。一个深受市民欢迎的公众号因为“低俗”而被人举报的今天,这份“开房自由”,恐怕是为数不多能感受“开放深圳”之所在了。

来源:深圳客 微信号:szhenke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博海拾贝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ohaishibei.com/post/70426/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Telegram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