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轻人疫情影响报告:大城市和大厂不香了

年轻人疫情影响报告:大城市和大厂不香了

不知不觉,我们在疫情中的生活已经超过两年。在不同程度上,疫情几乎在每个普通人身上都留下印记:习惯了戴口罩出门、居家办公、上网课、线上面试…… 而近一个月,上海大部分社区的居民被集体“封印”在家。在这个&h...
没有自建楼,不配叫大厂

没有自建楼,不配叫大厂

文/于前 来源/有数DataVision(ID:ycsypl) 东亚人有一个共同爱好:盖楼。 1985年9月,韩国首尔的63大厦全面竣工,国内叫得上名的名流高层云集竣工仪式。坐落于汉江南岸的63大厦,…
留学生不香了:大厂进不去,小厂嫌弃我

留学生不香了:大厂进不去,小厂嫌弃我

深燃(shenrancaijing)原创 作者 | 邹帅 李秋涵 王敏 唐亚华 宛其 编辑 | 唐亚华 2022年求职季过半,没有了“金三银四”,连以往的“香饽饽”海归也感觉到了压力。社交平台上,有大…
连续3次失败,我在大厂艰难晋升

连续3次失败,我在大厂艰难晋升

文 | 王琳 来源:Tech星球 胡洁决定辞职,在这个裁员消息多到让人耳朵起茧的春天。 她一毕业就加入了一家超级电商平台,算上实习,马上就要满2年。初入职场的2年是成长最快,也是晋升最快的2年。过去,…
大厂疯狂拉新,带火月入10万的地推生意

大厂疯狂拉新,带火月入10万的地推生意

文/李秋涵 来源/深燃(ID:shenrancaijing) 3月初的一天,在北京工作的张大飞路过家附近的商场时,被一位地推大哥拦了下来。“下载App送杯子”,地推大哥说。 他身穿橘色马甲,印有“快手…
确诊大厂夫妻的真实生活:住9万一平的房子,妻子22点后才下班,丈夫周末还在加班

确诊大厂夫妻的真实生活:住9万一平的房子,妻子22点后才下班,丈夫周末还在加班

出品|三言财经 3月8日,北京海淀区新增三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三人在京主要活动轨迹也公布。 据了解,病例一和病例二是在同一办公楼上班。在病例一确诊阳性后,病例二作为病例一的密接后经检测核酸检测也为&h...
大厂中层“再就业”:路难选,意难平

大厂中层“再就业”:路难选,意难平

文丨朱丽琨 编辑丨姚胤米 过去一年,主动或被动离开互联网大厂的人,已不仅仅是基层员工。越来越多的大厂中层悄然涌入招聘市场,在行业更冷的时节,从已经急剧缩减的剩余机会中寻找未来。 夹在中层的他们,比两头...
财务上要保守

财务上要保守

@梅花冷人:前面那个字节猝死的案例,有人说她家21000的房贷杠杆非常高。 这种同学是不了解一线城市的残酷了在北京,2万1的月房贷是很低的。 她家是三十年贷款,折合过来 ,总的是四百万左右的贷款额。 …
大厂噩梦,始于脉脉

大厂噩梦,始于脉脉

在脉脉,热门帖的特征都是相通的。有大厂标签,外加一些冲突性元素,就可以挑动人们的神经。接着就会被截图,进行二次传播,流传到微博、微信等更多平台,最终在大厂员工的圈子里蔓延起来。这种情况常常让大厂负...
铁打的大厂,流水的高管

铁打的大厂,流水的高管

文/郭朝飞 来源:蓝洞商业(ID:value_creation) 铁打的老板,流水的高管,没有谁离不开谁。 哪怕是与雷军一起喝小米粥继而创业的兄弟,也在接二连三的离开。最近的一位,是小米12号员工李伟…
大厂的秘密,猎头都知道

大厂的秘密,猎头都知道

2021年,对很多人而言是失落的一年。教育重创,地产寒冬,互联网大裁员,拖累着股民们脸上泛着绿油油的光。但对另一部分人而言,又是收获的一年,新能源和芯片行业一片红火,也吸引了各路资本、大厂入局。 对于&h...
我在大厂,绩效被打了“C”

我在大厂,绩效被打了“C”

文/王敏 来源/深燃(ID:shenrancaijing) 又到年底“考核季”。被绩效考核折磨到“头秃”的大厂员工们,选择将情绪释放到社交平台。 一位腾讯前员工分享了自己绩效被打2星的经历:“茶饭不思…
外包人,假装在大厂

外包人,假装在大厂

文/何芙蓉 来源/光子星球(ID:TMTweb) 这个冬天,互联网大厂频频被传出裁员。即便如此,很多年轻人依然对大厂充满了向往。某电商平台甚至还一度出现专门仿制大厂工牌的网店。 互联网大厂往往成为优越…
国企和大厂,经济适用男与有魅力的渣男

国企和大厂,经济适用男与有魅力的渣男

@sven_shi:我之前写大学生就业,举例很简单,就是把国企工作比做大家择偶时所谓的“经济适用男”。这男的自己有稳定工作有房子,你嫁给他之后就有了“稳定的生活”。但是你自己对他未必太满意,就是到了一…
但凡大公司,都有冗余

但凡大公司,都有冗余

@何夕:但凡大公司,都有冗余。 首先是战略冗余,比如但凡有一点发展可能性的方向,都会出钱上人去尝试,即使短期内无法获得收益也无所谓。 其次是人员冗余,比如3个人就可以完成的活儿,非要招5个人进来。 冗&he...
十字路口的年轻人,选大厂、国企还是公务员?

十字路口的年轻人,选大厂、国企还是公务员?

文/邢思远 来源/字母榜(ID:wujicaijing) “深圳年薪30万、五险一金低的私企,和佛山月薪1万,六险一金顶格交的国企,选哪个?” 底下网友纷纷支招,“选央企更好”、“不全额缴纳公积金的私…
大厂,过冬

大厂,过冬

文/李秋涵 来源:深燃(ID:shenrancaijing) 1个月时间里,伍冬经历了两次“裁员”。 10月,他还是腾讯PCG事业群下某业务线的员工,部门设置了一场考核“考试”,没过关即淘汰,他们业务…
互联网广告大退潮,大厂集体失速

互联网广告大退潮,大厂集体失速

文/王琳 来源/Tech星球(ID:tech618) 本该是广告收入旺季的第三季度,互联网大厂的广告收入增长来了个急刹车。股价应声下跌,最值钱的十家在上一周市值总计蒸发了超过850亿美元。 互联网平台…
我在大厂当组长

我在大厂当组长

撰文 | 猪九诫 李当心 编辑 | 罗立璇 要逃离“35岁魔咒”,似乎只剩一条路了。 已经先后供职三家互联网大厂的梦琪发现,和她同批开始工作的同事,几乎没有人不想当小组长。这个位于管理层末端的角色,成…
大厂高薪校招真相:给新人更多,逼走老员工

大厂高薪校招真相:给新人更多,逼走老员工

薪资倒挂——公司新员工薪水高于同职级老员工的现象——已成为互联网人看不透却摸得着的隐痛。 凡尔赛的应届生们展现出了惊人的杀伤力,他们稚嫩地发帖询问:“32K(月薪3.2万)的白菜价offer能不能接”…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Telegram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