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企三年后,我又跳回大厂了

国企三年后,我又跳回大厂了

每月3000元的餐补减少到了1500元,1500元的电影票和健身卡补贴则直接取消,从2022年开始,工资变相缩水的肖月,就有了从国企离职的打算。在筹备近2年后,肖月终于在今年3月入职了一家互联网大厂。…
大厂MCN化

大厂MCN化

@卢诗翰:#百度副总裁璩静已离职# 这件事很多人都看的迷惑不解,其实某种意义上,我能猜到百度副总裁的思路 我称之为大厂MCN化, 不要觉得搞笑,近两年这还真是一个套路, 什么创始人直播,高管矩阵,手机…
淘宝能用微信支付了,大厂们终于肯让我们舒服点了

淘宝能用微信支付了,大厂们终于肯让我们舒服点了

今天下午,一个大新闻直接冲上了热搜:淘宝在逐步开放微信支付。 在梨视频发布的爆料视频里,淘宝订单跳转微信支付的过程中,没有任何多余操作,可以说是一键直达,相当丝滑。 而在这新闻下面,有不少网友都在炫...
大厂打响开工发令枪:有人领到3688元红包,有人接到停工通知

大厂打响开工发令枪:有人领到3688元红包,有人接到停工通知

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 文| 王琳 任雪芸 陈桥辉 翟元元 林京 在度过8天的春节长假之后,打工人们背起行囊,收拾好心情,开启了农历新年的工作。 中国人讲究好彩头,广东、深圳地区企业…
2024年,哪些大厂正在贬值?

2024年,哪些大厂正在贬值?

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,就算是只手遮天的大企业也不例外。 北京时间2023年11月29日晚,拼多多的美股市值一度超越了阿里巴巴,到达了1921亿美元。 有阿里员工在内网发帖感叹:“那个看起来不起眼的砍一…
2023,大厂“瘦”在哪了?

2023,大厂“瘦”在哪了?

站在2023年的尾巴上,回望这一年,我们发现很多互联网大厂“瘦”了。 字节跳动将Pico团队大幅裁撤,关停、出售部分游戏项目;腾讯精简XR业务线,变更硬件发展路径;美团放弃自营打车,全面转向聚合模式;…
188块买个“嫁入字节”的机会?内网相亲帖的价目表,大厂市值晴雨表

188块买个“嫁入字节”的机会?内网相亲帖的价目表,大厂市值晴雨表

“字节跳动 相亲代发” “香芋计划 相亲内网代发” “大厂代发相亲帖 字节 阿里”…… 在某二手交易平台上,一个隐秘的生意正在崛起——付费代发大厂内网相亲帖。 188元的相亲机会 如果将这门隐秘的生意…
人生的每一件事,大概都是,失之桑榆,收之东隅

人生的每一件事,大概都是,失之桑榆,收之东隅

@杭州金融女民工:人生处处是惊喜。 我家楼下那个妈妈,你们还记得不,就是经常半夜鸡娃鸡到整幢楼都听到的那个。 这个妈妈四十岁出头,小镇做题家,名校本科,杭州某大厂程序员,但是前段时间被裁员了。 在被裁&...
大厂大模型:久违的一把手工程

大厂大模型:久违的一把手工程

最近 4 个月,整个世界因 ChatGPT 进入快进状态。几乎每隔几周,最近是每隔几天,就有人工智能新进展刷新新闻版面,也刷新人们的认知。 面对 ChatGPT 和背后的大模型机会,中国科技大公司的共…
2023年了,为啥年轻人还要留在大厂

2023年了,为啥年轻人还要留在大厂

“孔乙己文学”背后 95后的麒麒,三年前曾成为拒绝“孔乙己焦虑”的一员。她对抗焦虑的方式,是主动寻求改变。 她是那种非典型的年轻人,很叛逆。麒麒清华毕业,在周围同学要么去体制内、要么去大公司的时候,她…
大厂中年,被裁后没有网上那么洒脱

大厂中年,被裁后没有网上那么洒脱

在鹅厂的last day(最后一天),沈晓阳比以往到公司的时间都要早,刚过九点的后厂村总部大楼,空空荡荡,冷冷清清。 大概是从2022年春天互联网第一波规模化裁员开始,“裁员”这个词被体面地换了个称呼…
第一批开始怀念大厂的年轻人

第一批开始怀念大厂的年轻人

年轻人对大厂的感情走过了三个阶段: 首先是向往,听说最出色的人、最有名的产品和最丰厚的工资都在那儿,所以自己也想去“迭代成长”一下。毕业后花上万块钱买一份大厂实习的人,比比皆是。 (清华大学毕业生就业&...
当大厂高P想走出围城

当大厂高P想走出围城

最近一个朋友的职场选择挺有意思的,给大家说说: 人在某一线大厂,87年,高P,收入没你们想得那么高,薪酬包不过百,而且因为未释放的股票大幅缩水,其实还要比之前少了几十万。 她现在问题是,业务不好做,以&h...
大厂还是应届生的归宿吗?

大厂还是应届生的归宿吗?

有些人还在纠结选那条路走,但是大部分人脚底下连路都没有。iOS链接
大厂们节衣缩食的另一面

大厂们节衣缩食的另一面

前段时间,晚点LatePost报道称,包括腾讯、阿里、京东、美团、拼多多、快手等37家中概股上市公司,今年上半年经营总开支只同比增加了1.99%。 其中市场和管理费用更同比减少 6.12%,降幅达21…
苟住,大厂人的鸡肋生存

苟住,大厂人的鸡肋生存

在互联网公司开启一系列降本增效、去肥增瘦的改革后,大厂员工的心态开始发生变化。鲜有人可以确保自己在一轮接一轮的裁员中不受波及。这样的预期之下,很多人在心理上会把“毕业”当做一个随时会到来的“节日”,但&...
大厂offer泡泡机爆炸了

大厂offer泡泡机爆炸了

一次裁员可能有很多逻辑起点,其中之一,是一场没想清楚的面试。 2020年,江寒面试了一家互联网大厂的市场岗。约见时间在饭点儿——迟到了20分钟后,结束上一场面试的业务负责人匆匆赶来。没抢到会议室,面试…
大厂失“粽”

大厂失“粽”

端午节已经过了,很多互联网大厂的员工吐槽称,今年没有收到粽子礼盒。一位大厂HR透露,以前大厂秀员工福利是为了吸引人才,而现在大厂全在裁员,没有一家不裁的,遍地都是被裁找工作的人。“大厂对未来预期不高,...
大厂惨遭偷家

大厂惨遭偷家

今天搜狐员工被诈骗的新闻上热搜了,大致内容就是一个诈骗团伙黑进了搜狐企业邮箱,以工资补贴的名义,给全体搜狐员工发了一封内部邮件,有些员工按照要求扫码、填写银行卡号等信息后,银行卡里的钱就被划走了。 ...
年轻人疫情影响报告:大城市和大厂不香了

年轻人疫情影响报告:大城市和大厂不香了

不知不觉,我们在疫情中的生活已经超过两年。在不同程度上,疫情几乎在每个普通人身上都留下印记:习惯了戴口罩出门、居家办公、上网课、线上面试…… 而近一个月,上海大部分社区的居民被集体“封印”在家。在这个&h...
没有自建楼,不配叫大厂

没有自建楼,不配叫大厂

文/于前 来源/有数DataVision(ID:ycsypl) 东亚人有一个共同爱好:盖楼。 1985年9月,韩国首尔的63大厦全面竣工,国内叫得上名的名流高层云集竣工仪式。坐落于汉江南岸的63大厦,…
留学生不香了:大厂进不去,小厂嫌弃我

留学生不香了:大厂进不去,小厂嫌弃我

深燃(shenrancaijing)原创 作者 | 邹帅 李秋涵 王敏 唐亚华 宛其 编辑 | 唐亚华 2022年求职季过半,没有了“金三银四”,连以往的“香饽饽”海归也感觉到了压力。社交平台上,有大…
连续3次失败,我在大厂艰难晋升

连续3次失败,我在大厂艰难晋升

文 | 王琳 来源:Tech星球 胡洁决定辞职,在这个裁员消息多到让人耳朵起茧的春天。 她一毕业就加入了一家超级电商平台,算上实习,马上就要满2年。初入职场的2年是成长最快,也是晋升最快的2年。过去,…
大厂疯狂拉新,带火月入10万的地推生意

大厂疯狂拉新,带火月入10万的地推生意

文/李秋涵 来源/深燃(ID:shenrancaijing) 3月初的一天,在北京工作的张大飞路过家附近的商场时,被一位地推大哥拦了下来。“下载App送杯子”,地推大哥说。 他身穿橘色马甲,印有“快手…
确诊大厂夫妻的真实生活:住9万一平的房子,妻子22点后才下班,丈夫周末还在加班

确诊大厂夫妻的真实生活:住9万一平的房子,妻子22点后才下班,丈夫周末还在加班

出品|三言财经 3月8日,北京海淀区新增三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三人在京主要活动轨迹也公布。 据了解,病例一和病例二是在同一办公楼上班。在病例一确诊阳性后,病例二作为病例一的密接后经检测核酸检测也为&h...
大厂中层“再就业”:路难选,意难平

大厂中层“再就业”:路难选,意难平

文丨朱丽琨 编辑丨姚胤米 过去一年,主动或被动离开互联网大厂的人,已不仅仅是基层员工。越来越多的大厂中层悄然涌入招聘市场,在行业更冷的时节,从已经急剧缩减的剩余机会中寻找未来。 夹在中层的他们,比两头...
财务上要保守

财务上要保守

@梅花冷人:前面那个字节猝死的案例,有人说她家21000的房贷杠杆非常高。 这种同学是不了解一线城市的残酷了在北京,2万1的月房贷是很低的。 她家是三十年贷款,折合过来 ,总的是四百万左右的贷款额。 …
大厂噩梦,始于脉脉

大厂噩梦,始于脉脉

在脉脉,热门帖的特征都是相通的。有大厂标签,外加一些冲突性元素,就可以挑动人们的神经。接着就会被截图,进行二次传播,流传到微博、微信等更多平台,最终在大厂员工的圈子里蔓延起来。这种情况常常让大厂负...
铁打的大厂,流水的高管

铁打的大厂,流水的高管

文/郭朝飞 来源:蓝洞商业(ID:value_creation) 铁打的老板,流水的高管,没有谁离不开谁。 哪怕是与雷军一起喝小米粥继而创业的兄弟,也在接二连三的离开。最近的一位,是小米12号员工李伟…
大厂的秘密,猎头都知道

大厂的秘密,猎头都知道

2021年,对很多人而言是失落的一年。教育重创,地产寒冬,互联网大裁员,拖累着股民们脸上泛着绿油油的光。但对另一部分人而言,又是收获的一年,新能源和芯片行业一片红火,也吸引了各路资本、大厂入局。 对于&h...
我在大厂,绩效被打了“C”

我在大厂,绩效被打了“C”

文/王敏 来源/深燃(ID:shenrancaijing) 又到年底“考核季”。被绩效考核折磨到“头秃”的大厂员工们,选择将情绪释放到社交平台。 一位腾讯前员工分享了自己绩效被打2星的经历:“茶饭不思…
外包人,假装在大厂

外包人,假装在大厂

文/何芙蓉 来源/光子星球(ID:TMTweb) 这个冬天,互联网大厂频频被传出裁员。即便如此,很多年轻人依然对大厂充满了向往。某电商平台甚至还一度出现专门仿制大厂工牌的网店。 互联网大厂往往成为优越…
国企和大厂,经济适用男与有魅力的渣男

国企和大厂,经济适用男与有魅力的渣男

@sven_shi:我之前写大学生就业,举例很简单,就是把国企工作比做大家择偶时所谓的“经济适用男”。这男的自己有稳定工作有房子,你嫁给他之后就有了“稳定的生活”。但是你自己对他未必太满意,就是到了一…
但凡大公司,都有冗余

但凡大公司,都有冗余

@何夕:但凡大公司,都有冗余。 首先是战略冗余,比如但凡有一点发展可能性的方向,都会出钱上人去尝试,即使短期内无法获得收益也无所谓。 其次是人员冗余,比如3个人就可以完成的活儿,非要招5个人进来。 冗&he...
十字路口的年轻人,选大厂、国企还是公务员?

十字路口的年轻人,选大厂、国企还是公务员?

文/邢思远 来源/字母榜(ID:wujicaijing) “深圳年薪30万、五险一金低的私企,和佛山月薪1万,六险一金顶格交的国企,选哪个?” 底下网友纷纷支招,“选央企更好”、“不全额缴纳公积金的私…
大厂,过冬

大厂,过冬

文/李秋涵 来源:深燃(ID:shenrancaijing) 1个月时间里,伍冬经历了两次“裁员”。 10月,他还是腾讯PCG事业群下某业务线的员工,部门设置了一场考核“考试”,没过关即淘汰,他们业务…
互联网广告大退潮,大厂集体失速

互联网广告大退潮,大厂集体失速

文/王琳 来源/Tech星球(ID:tech618) 本该是广告收入旺季的第三季度,互联网大厂的广告收入增长来了个急刹车。股价应声下跌,最值钱的十家在上一周市值总计蒸发了超过850亿美元。 互联网平台…
我在大厂当组长

我在大厂当组长

撰文 | 猪九诫 李当心 编辑 | 罗立璇 要逃离“35岁魔咒”,似乎只剩一条路了。 已经先后供职三家互联网大厂的梦琪发现,和她同批开始工作的同事,几乎没有人不想当小组长。这个位于管理层末端的角色,成…
大厂高薪校招真相:给新人更多,逼走老员工

大厂高薪校招真相:给新人更多,逼走老员工

薪资倒挂——公司新员工薪水高于同职级老员工的现象——已成为互联网人看不透却摸得着的隐痛。 凡尔赛的应届生们展现出了惊人的杀伤力,他们稚嫩地发帖询问:“32K(月薪3.2万)的白菜价offer能不能接”…
大厂难舍996

大厂难舍996

大小周取消了,而加班还在继续。 这场“自上而下”的解困带来的意义最终是珍贵却稀少的。一种最好的情况是,互联网人彻底回归了正常、自由的生活,不再为工作而牺牲掉全身心放松的时间,能够重新理清工作和生活的关...
平凡人更容易有好人生

平凡人更容易有好人生

连叔: 展信好! 今天我想作为一个社会中最最平凡,最最普通的小人物和您诉说我的故事,我想也有很多和我一样的“小人物”可能和我面临同类的困惑。我是一名90后女生,出生在农村,家境不富裕,但家庭和谐,父母&he...
我,35岁,要不要离开大厂?

我,35岁,要不要离开大厂?

文/金玙璠 吴娇颖 苏琦 来源:开菠萝财经(ID:kaiboluocaijing) “35岁请离开,大厂认真劝退高龄员工!” 近日,这则关于某互联网大厂的裁员消息被辟谣了,但挡不住话题在互联网上持续沸…
有人做了个在线文档,收集大厂的作息,996.icu之后,这次是Woker Life Matters!

有人做了个在线文档,收集大厂的作息,996.icu之后,这次是Woker Life Matters!

作者:悦长仪 ​ 算了一下表格里面的工作时长,做一下总结 欢迎大家来到真实的世界。 5小时: 思科 6小时: 亚马逊,VMware,英伟达,Mobplus,Tubi,北京某国企,中国移动研究院 7小时…
大厂查无此人

大厂查无此人

陈瑜听过太多前车之鉴,曾经有一位前同事,和她一样,在跳槽时被竞业,诸多小心,最终还是被捕获。他收到了一个陌生快递,这份快递的收件地址写着现公司,实际却是前公司HR在京东为他匿名购买的一本杂志。签收的...
消失的大厂梦,离不开的年轻人

消失的大厂梦,离不开的年轻人

文/李当心 猪九诫 编辑/罗立璇 来源:20社 在第三次被鸽掉带团队的承诺后,一直被老板重视的雪丽还是选择离开了京东。事实上,在勤勤恳恳工作的这几年里,她也没有见到过能够真正上升到管理岗的普通员工。 …
大厂名新解

大厂名新解

啥是急中生智.jpg 这段关于美团的解释,源自电话会议的问答环节,高盛分析师问公司如何看待监管的改变,以及经营上的调整?然后王兴马上就来了这么一段名词新解,不知道是早有准备还是临场发挥,反正这解释的就&h...
员工要躺平,大厂要加薪

员工要躺平,大厂要加薪

今年的互联网大厂,真是外忧内患。 今年以来,反垄断的大幕拉开,股价带着市盈率连续下跌,互联网公司集体失去了曾经的光环。阿里格外艰难,去年开始,蚂蚁上市IPO暂缓,让员工手里的巨额期权难以兑现。 对许多&h...
我在大厂,全靠演技

我在大厂,全靠演技

作者 | 李秋涵 唐亚华 王敏 周继凤 黎明 编辑 | 李秋涵 提到“职场表演”四个字,不论是职场新人还是老人,都能“会心一笑”。 不论你喜欢与否,面对不喜欢的领导、同事,“表演”已经成为一些职场生存…
我在大厂,下班了也戴着工牌

我在大厂,下班了也戴着工牌

文/王敏 李秋涵 唐亚华 黎明  编辑 | 王敏 来源:深燃 “我有字节工牌,你有吗?”最近,字节跳动的工牌火了。网友们吐槽,怎么哪里都有戴字节工牌的人。不管是公交、地铁,还是高铁,甚至假期在景区,都…
大厂里的外包年轻人

大厂里的外包年轻人

“外包”是大厂这些年极其普遍的人力模式。外包员工和“正职”同在一个屋檐下,但身份的微妙投射在方方面面。明着看是待遇上的不平等;更隐性之处,他们的努力无法和前途挂钩,时时感到“二等公民”似有若无的“歧视&hel...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Telegram
返回顶部